平板电子书网 > 三国志孙策乱传 > 第4章 刘备来投

第4章 刘备来投


  200年7月上旬,汝黄巾军首领刘辟起兵反叛曹操,归降袁绍。
  袁绍得后大喜过望,立刻令刘备领兵与刘辟袭扰许都部,关羽得后从曹操处投奔刘备,终于刘关张三兄弟在汝相聚。
  官渡前线战事本就吃紧,又有孙策趁机占广陵、淮一带,如有刘备占汝,这下一来曹操就丢掉了四分之一的地盘,实力损。
  虽然曹操早就抽调走了淮、汝郡大部分兵力、钱财、粮草,但难免不为之恼火,本就是内忧外患,如一来军心是震动。
  曹操急一场胜仗扬其军威,派遣曹仁领八千精兵,扑汝刘备而去。
  刘备、刘辟联军加起来也不过千人马左右,除刘备本部兵马有些战斗力外。
  刘辟军不过是一些农民军,乌合之众罢了,二军锋,刘备军战线瞬间全面溃散。
  快就曹仁以摧枯朽之势击败,追击途中,黄巾军首领刘辟为掩护刘备不幸战死。
  听闻孙策占了淮寿春,刘备一东逃,又一边拢黄巾余党龚都,快又聚众千人,也算恢复了一点气,还斩杀了追击而来的蔡阳,逃到了淮郡内。
  曹仁得孙策有众兵把守寿春,于是不追击,屯兵于固始,以防刘备与孙策勾结,一同攻许昌。
  200年8月中旬,孙策围困广陵郡匡琦城已有两月之久。
  这两月时间里,陈登可谓是坚守不出,一年前对付孙权军的诸多诡计竟一条都未能使出。
  因为陈登心里,孙策非孙权,孙权不过是战国时的‘赵括’,会纸上谈兵罢了。
  二间的士兵素质、以军队士气等等,皆不能相比。
  何况还有谋略无双的周瑜‘周瑾’、以勇武如项羽的‘孙策’二人亲自坐镇,恐怕何计谋、攻势,在他们面前都难以实施。
  另一边,孙策的如陈登所一样,早就好了偷袭的准备,等得可谓是焦急如焚,可惜陈登迟迟未能上钩。
  这间无论孙策派人如何谩骂,陈登军皆不为所动。
  无奈,孙策好为行攻城好准备,派人冲车以云梯等攻城械,以备不时之。
  中军大帐中,孙策大掌一拍案台,震得桌上酒菜差点洒到了地上,愤愤:“可恶!陈登难的要死守匡琦城不成?”
  随后端起酒杯饮下一口好酒,大口吃上半烧鹅,这冷静了下来。
  时大帐中,仅有三人,分是孙策、周瑜、太史慈。
  三人桌前分摆满了丰盛的食物,看上去非像是军事会议,而像是朋友之间的聚会。
  太史慈站起身,痛饮下一碗烈酒后,拍着胸脯,豪迈说:“伯符,要你一声令下,不出三日,我太史子义,必将一举攻破匡琦城,我可以在立下军令状,以表一往无前之决心。”
  孙策重重点了点头,是满,笑说:“子义的勇武与决心我从不怀疑,是如之事非一朝一夕,也非一城之地,还是听瑾的战略吧。来,喝酒。”
  话音一落,孙策高举酒杯,向周瑜、太史慈二人示。
  “喝。”见孙策能好好住性子,周瑜不禁欣慰一笑,三人一同举杯饮,好不快哉。
  “报!!!”
  就在时,一士兵掀开帘帐,火急火燎地上前禀告:“启禀主,左将军刘备前来投靠。”
  “刘备?”
  孙策左眉微挑,有些不敢相,心中暗暗:刘备不是袁绍的人吗?怎么会投奔于我?
  孙策迟疑片刻后,问:“刘备现在人在何处?”
  “刘备正驻扎在寿春城外,普、黄盖两老将军已隆重待了刘备,正等候主的。”
  孙策微微点头,:“嗯,辛苦了,你退下,去伙房好吃好喝一顿。”
  “谢主。”士兵脸上顿时乐开了,急不可耐地快离去。
  对于刘备,孙策是头疼,口中喃喃:“刘备人的算得上英雄,可他多易主,又的值得吗……”
  周瑜喜不自胜,端起酒杯,来到孙策身旁,搂着他的肩膀,朗声笑:“哈哈哈,伯符,你的担忧多虑了,这分明是天助我军拿下匡琦城啊~”
  “瑾,你的……我明白了,我现在就出发会见刘备。”
  孙策稍稍迟疑,这恍然大悟,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刘备曾徐州一众士族推举为徐州牧,其一众支持中便有陈登在内。
  半年前,衣带诏事发,刘备从许昌仓皇出逃,袭杀徐州刺史车胄,占领了徐州。
  曹操得后怒不可遏,当便亲自率领重兵攻击刘备,虽然刘备快就战败逃往冀州,投奔袁绍。
  但在这间,曹操曾下令陈登发兵与他一同夹击刘备,可却遭到了陈登的拒绝,他选择持中立,谁都不帮。
  可见陈登心中还是有刘备的,若能纳刘备,派他劝降陈登,也非不可能之事。
  太史慈起身:“伯符,我也与你一同前往。”
  早年太史慈曾效于太守孔融,当年黄巾军在青州动猖獗,孔融不敌,便派太史慈向刘备援。
  不久后,太史慈与刘备一同镇压黄巾军,二人也算是认识。
  孙策一边穿上甲胄,一边说:“子义,你就不必与我一同前往了,你与瑾一同留守在,我能心去迎刘备。”
  “那好,一小心了,伯符。”太史慈细细一,也好作罢。
  这围城将士中,威望高的也仅有他太史慈,还有周瑜、凌操三人。
  若自己跟孙策一走,一众年轻小将,恐怕难以支撑大局。
  在孙策将离开大帐时,周瑜还不忘嘱咐一句,“伯符,切记无论如何,都要善待刘备,人不会甘心臣服于他人麾下,可联盟,不可轻慢。”
  孙策头笑:“了,听说这家伙宅心仁厚,颇得民心,若能与之联盟,助他复徐州,大事亦可成也。”
  说罢,孙策掀开帘帐,头也不地走了。
  快,孙策携吕蒙带领一千精骑,赶赴淮寿春而去。
  一所过,年少时的忆不禁涌上心头,历历在目。
  年前(193年),守孝结束后,孙策到寿春找到袁术,准备讨之前父亲孙坚的旧部,为父报仇。
  不过袁术以孙策太年轻为由,不马上将孙坚旧部还给他,而是让孙策去投靠自己的舅舅——丹阳太守吴景。
  在得到自己舅舅的帮助后,孙策快就招募到了数人,后来讨伐泾县山贼祖郎,杀得祖郎大败而逃,在当地也算小有威。
  半年后(194年),孙策带着数人去寿春投奔袁术,袁术这将孙坚旧部数千人马中的一千多人还给孙策统领,还表奏朝廷孙策为‘怀义校尉’。
  在投靠袁术间,袁术待孙策也可谓极好,还总是夸奖说:“如我袁术有孙郎这样的儿子,死也可瞑目无憾了。”
  后来孙策识到,这不过是袁术的甜言蜜语罢了。
  袁术为人反复无,他曾许诺让孙策担江太守之重职(袁术称帝后江郡为淮郡),可后来又用自己的亲,丹阳人陈纪担职,不禁让孙策倍感失望。
  后来一事,是让孙策彻底对袁术失望,这献出玉玺,摆脱他而去。
  袁术准备攻徐州刘备时,向庐江太守陆康索要三万斛军粮,陆康非但不给,还出言讥讽袁术。
  这让袁术极为恼火,立刻下令让孙策去攻庐江,还好言允诺:“之前是我错用陈纪,是我用人不当。”
  “如这你能击败陆康,我就表奏朝廷你为庐江太守,到时庐江郡就正属于你所有了。”
  孙策本就与陆康有摩擦,对他怀恨在心,在等到袁术的令后,毫不犹豫地便下了事。
  孙策以迅雷不掩耳之势,杀入庐江,一刻也不曾停下,一过关斩将,勇猛无敌,比报消息的斥候还要快,终一举斩杀庐江太守陆康。
  当孙策自满满地着陆康的脑袋领功时,可等待他的不过又是一个谎言罢了。
  袁术用他的老部下刘勋,担了庐江太守,也就让孙策萌生了脱离袁术的法……
  如当初袁术的让他担江太守,亦或是庐江太守,他也就不会脱离袁术而去,自己去立一番大业了。
  孙策望向繁华的寿春城,一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极为富庶。。
  日,他孙策不仅控制了广陵、庐江二郡,还占了汝郡,他到了,不用袁术封赏,他自己便到了。
  孙策仰望万里无云的天,心中暗自感慨:“父亲,您在天之灵,看到策儿如之威势了吗?必,您一定会为儿感到无比骄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