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危明逆袭路 > 第15章 插手勇卫营

第15章 插手勇卫营


  京城一处府邸的书房内,聚着一群衣冠楚楚的人。这些人个个在五十岁左右,看上去温文儒雅,风度翩翩。个人,是看似正气凛然。
  只不过,书房内这济济一堂,气氛却是有些压抑。
  不僵了多久,其中一个蓝色员外服的人道:“这陛下自登以来,虽然看似儒雅仁义,对我也貌似尊者。
  只是……在下总觉得,如的陛下和前的王出入很大呀?
  不儒正兄如何看?”
  说,直看向主上白色员外服,白白净净,三缕须的人。
  “这很正。”
  沉默片刻,称呼为儒正兄的人,捋了捋须道:“毕竟皇帝就是皇帝,何况陛下年轻气盛。者,咱们的人的的有点过分了!
  这是陛下第一人事命,就咱们脸!唤作何皇帝恐怕也不高兴吧?堂堂帝国天子颜面何在?
  朝堂斗争,很多时候要讲策略,而不是闷头直怼。不过是一人事命而已,何况朝廷堂部中底层哪个不是在我掌控下?
  陛下要争,给他就是了。不然,一旦逼得陛下起了逆反心理,恐怕适得其反!
  重要的是,黄立极已经引起陛下不满了,首辅的子恐怕悬了!诸如若一昧和陛下争锋相对,如若让咱们的人上?”
  一番分析下来,听得在座之人如梦初醒!是啊!弃辽东和兵部尚书职,得到首辅职,我东还是赚了啊!
  何况,如朝堂,虽然堂部和内阁没有东党。但朝廷的中底层,却是遍布东。
  一旦东党人得到首辅职,么得不到?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很快,重大儒们达成识,然后满意地相互拱手告辞而去……
  然后,一本本奏折进了乾宫朱由检的书房。朱由检翻开一番后不由忍不住笑了:“这些中间,看来还是有高人嘛!”
  以退为进。
  这帮人,不得不说政嗅觉非灵敏。他们察觉到了黄立极首辅子不,立了行动。
  为他们的行动就是:以退为进。
  弃对辽东都师和兵部尚书职的追,而转向首辅职的争夺。
  朱由检冷笑,你们想要?给你们就了。一旦自己的布局成,便是首辅,也不过是毫无用处的招牌罢了。
  朱由检要的是时间,用时间布局。反正自己登也就三两月,连年号都还没有定。距离十四年后大明崩塌,朱由检还有时间从容布局。
  毕竟,旱灾虽然日益加剧,大明还未到不可拾的地。只要文官团的权利还没有大到难以掌控、皇权还没有衰落到成为皇宫中的傀儡,朱由检还有时间成布局。
  厂卫的铅华洗尽和华丽蜕变、新军的建立和大,是朱由检最终将个大明破而后立、涅槃重生的最大依赖。
  大明最终的涅槃重生,靠如的文官团,呵呵!
  靠武勋宗亲?呵呵!
  靠的是全新的厂卫,全新的军队和新的理念。
  东党人这上的折子,内容易:同意陛下对熊廷弼和孙承宗的人事命,但前提是,首辅职由东党推荐的人来担。
  他们推荐的人是黄道宗。
  黄道宗、刘宗周,正是这个时代东党的代表。同时,也是如东党的核心首领。
  在这个时,水太凉的钱谦益等为代表的新一代东党人,还未能上。
  但是,如果依照历史脉络,大明崇祯年间第二首辅是施凤来。这是一个宦党,和后来担首辅的来宗道,都是魏忠贤提拔的人。
  然而,在这个时出现了变数,施凤来恐怕是不成首辅了。
  如的施凤来是内阁辅,等黄立极辞官后,上的就是他。这,由于东党人和皇权的易,他只能依旧乖乖待在辅的子上……
  不过,无论是黄道宗还是刘宗周,较之后来的,还是有些实干能力的。既然如此,就给他一个机会。
  甚至,朱由检还将刘宗周到了礼部尚书子。相对于原来历史后继,朱由检愿意让刘宗周主礼部。
  圣旨下达后,朝堂们欢呼雀跃!他们终于明白了,和皇权的斗争要学会妥协。
  果然,有失有得。
  失去了辽东和兵部,却得到了首辅和礼部职务。是礼部尚书,是大明最尊贵的职务。
  况,孙承宗虽然和如的东尿不到一个壶里去,但孙承宗怎么也是资深的东人。
  这一局,和皇权的博弈,东党胜。在面对朝堂上宦党铁青的老脸,东们喜极而泣!
  大胜啊!
  自万历以来,东党人声势虽然日渐大,掌控了朝野舆论。但郁闷的是,东党人一直未能进入朝堂中枢!
  现在好了,东党人终于内阁有人。而还是两个!首辅是内阁首领,文官之首。而礼部尚书最为尊贵,同样是阁老!
  朱由检看着下面东一派喜气洋洋,嘴角却是抹起一道样的弧度。东的赢了么?
  “有事奏本,无事退朝!”
  东心满意足,自然是一起跪伏在地山呼:“臣恭送陛下!陛下万岁万万岁!”
  宦党、齐党浙党面色凄苦,但也明白大势已去。只得也跪地送陛下宫。
  哎!东本就势大,让他们忌惮。如东上内阁,压力是山大呀……
  这朝堂上,日子加不好过了……
  到乾宫,却见英国公张维贤和成国公朱纯臣垂手而立。他们,并非是自己来,而是奉皇帝的旨意而来。
  “臣张维贤(朱纯臣),参见陛下!”进入乾宫,张维贤和朱纯臣拜见皇帝。
  “平身吧!看座!”
  这陛下召见,张维贤和朱纯臣都不道为么。二人对视一眼后,半个屁股坐在锦凳上,等待陛下圣谕。
  “这朕召见二爱卿,有一事要和你们商议!”朱由检道。
  商议?
  但张维贤和朱纯臣都是千年的老妖,自然明白“商议”的字眼值得商榷。
  商议之说,不过是皇帝和你客气罢了。他们自然也不会傻到的以商议的姿态面对陛下。
  “臣等以陛下旨意为上,还请陛下圣训!”
  朱由检很满意他俩的态度,然后说道:“朕明白如勇卫营的状况,也明白里面竟有多少是吃饷。但朕这召见你们,并非问罪。
  此番,召二爱卿,朕想重塑勇卫营,使勇卫营成为曾经的大明精锐!不二爱卿,可以何想法?”
  想法?
  不存在的。。
  皇帝召见,可不是问你有么意见和想法,那是人家在跟你客气。
  听话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