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带着火影闯斗破 > 第一百五十八章 二十四桥明月夜

第一百五十八章 二十四桥明月夜

        “如果我能够弄清楚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搞不好真的可以帮助主人复国,主人到时候肯定会很开心的。”
  
          焰灵姬一边暗自打起了小算盘,一边将切好的梨肉递到了西门诚嘴边。
  
          既然西门诚这里真的能够找到帮天泽复国的契机,那么焰灵姬觉得自己忍辱负重还是有价值的。
  
          焰灵姬心中暗自发誓,要想办法取得西门诚的信任,从他的口里套出自己想要的秘密,等到将这家伙的利用价值都榨干了,就是她报复回来的时候了。
  
          西门诚虽然并不知道焰灵姬此时的想法,不过当他注意到焰灵姬美眸中隐晦的笑意后,就知道这丫头肯定在暗中编排自己。
  
          西门诚转了转眼珠,一脸坏笑道:“焰儿,这梨吃起来没意思,要不我们还是来玩点更有意思的吧?”
  
          望着西门诚不怀好意的笑容,焰灵姬芳心一颤,有些紧张道:“侯爷~焰儿的伤还没有好……”
  
          “别害怕,本候又不是那种不知怜香惜玉之人,只是想要教你学个乐器而已。”
  
          “学乐器?”
  
          还没有等焰灵姬反应过来,西门诚便已经将乐器取了出来。
  
          一根又长又粗的玉箫!
  
          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在西门诚的手把手教导下,焰灵姬很快便掌握了长箫的吹奏技巧,也在这一晚明白了【量大管饱】,【好吃到想要吐的意思】。
  
          正当西门诚在精心教导焰灵姬的时候,韩国太子府也遭受到了天泽一行人的袭击,现任太子更是沦为了天泽的俘虏。
  
          只不过天泽抓住韩国太子后,却没有感受到大仇得报的快感,反倒是感觉无比的讽刺。
  
          “饶命啊!饶命,你们要什么我都给……”
  
          早已经被吓破胆的韩国太子,就像是磕头虫一样不断给天泽磕头求饶,屎尿吓得流了一地。
  
          如果说韩国太子是个硬骨头的话,天泽或许还会狠狠的折磨他一番,以泄心头之恨。
  
          可是看着眼前这个狼狈不堪的废物太子,天泽却根本提不起折磨他的兴趣,折磨这样的废物,简直就是脏了他的手。
  
          “带他下去,别让他跑了。”
  
          天泽朝身旁的驱尸魔吩咐了一声,便懒得再去理会这个废物太子了,他的对手另有其人。
  
          “血衣侯,我会让你明白,把我从地牢中释放出来,将会是你一生中最大的错误。”
  
          天泽抬头看向韩王宫所在的方向,喃喃自语道:“我的报复已经开始了,你们接的住吗?”
  
          虽说天泽的体内还有血衣侯种下的蛊虫,但是他并不会因为区区蛊虫,就听从血衣侯的命令,否则他也不会被关押在地牢中那么多年。
  
          就比如说此次天泽袭击太子府,表面上是听从了血衣侯的命令,但是实际上他却准备以韩国太子做饵,交易到解除自己体内蛊虫的解药。
  
          只要天泽弄到了蛊虫的解药,夜幕控制着他的最后一根锁链也就断了,到时候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报复韩国了。
  
          太子府遇袭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韩王安的耳中,当他得知袭击太子府的人竟然是天泽后,除了愤怒以外,心中更多的却还是恐惧。
  
          韩王安当年曾经与天泽打过交道,他很清楚天泽的可怕之处。
  
          天泽不仅实力强大,而且麾下还招揽了一批能人异士,虽然那些人在战场上发挥不出太大的作用,但是他们掌握的各种暗杀手段却让人防不胜防。
  
          就算韩王宫内守卫森严,韩王安也没有太大的把握可以抵挡住天泽的暗杀,所以他心中的恐惧更胜于愤怒。
  
          韩王安当即下令召朝中的几位重臣入宫,先是让姬无夜加强王宫守卫力量,然后才与他们商谈起了营救太子的事情。
  
          姬无夜身为韩国大将军,又掌管王城的军防事务,营救太子肯定是离不开他的。
  
          不过姬无夜接收韩王安命令的同时,又提出了请韩非帮忙营救太子的请求。
  
          面对姬无夜的请求,韩王安倒是并没有太过犹豫,想也不想的便答应了此事。
  
          韩非虽然不知道姬无夜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但是以他和姬无夜之间势同水火的关系,他可以断定姬无夜肯定又在给自己挖坑。
  
          只可惜韩非在韩王安面前并不受宠,就算他想要拒绝,估计韩王安也不会答应,反而还会认为他是故意不想营救太子,只能无奈答应了下来。
  
          而韩宇则是打着需要处理琉璃厂事务,实在是抽不开身的借口,将自己从这谭浑水中摘了出去。
  
          当然了!为了防止引起韩王的不满,韩宇倒也不会一点表示也不做,他把韩千乘派了出来,让韩千乘代表自己参加营救太子一事。
  
          等到众人商谈完毕,姬无夜这才连夜调动禁军,向着太子府的方向赶了过去。
  
          离开韩王宫后,韩千乘进入了韩宇乘坐的马车内,面色凝重的问道:“四爷,此事事关重大,真的不需要去询问一下侯爷的意见吗?”
  
          韩宇闻言,摇了摇头:“此一时彼一时,如今的逍遥侯羽翼已丰,在他没有彻底倒向我之前,有些事情还是瞒着他点比较好。”
  
          韩宇承认西门诚的确才情高绝,只用了三个锦囊妙计,就让张开地不得不倒向他这边了。
  
          可是西门诚当初也明确说过,在韩宇没有成为一国之主前,他是绝不会认韩宇为主的,顶多就是帮他出几个主意而已。
  
          更何况现在的西门诚已经被封为逍遥侯,其身份地位可不比韩宇这位四公子差。
  
          因此在韩宇没有成为韩王之前,他并不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西门诚,否则万一西门诚生出了什么异心?韩宇很容易会陷入十分被动的局面。
  
          倒不是说韩宇已经开始怀疑西门诚了,而是他天性多疑,除了他自己以外,对任何人他都会抱有一丝防备之心,就算是韩千乘也不例外。
  
          “千乘明白了。”
  
          韩千乘听到韩宇的话,也打消了去找西门诚请教的想法,看向太子府的方向,锐利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