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人族镇守使 > 第九至十二章 妖邪攻城,犬吠之声

第九至十二章 妖邪攻城,犬吠之声


  无尽的荒野中。
  只见有大量的尸体倒地,每一具尸体都是如同干尸一样,好像是浑身精血被吸干而死。
  再看那些干尸的穿着,大多都是以粗制的兽皮为主,其中也有不少粗麻布衣,皮肤黝黑粗糙,面容粗犷,与寻常人族有些差别。
  若是有大荒府的人在此,便会认得出来,这些干尸都是来自于蛮族。
  “杀!”
  “快去禀告祭司殿,有妖邪来袭!”
  一个个黄土铸就的城墙上,有蛮族将领大声厉喝。
  在他的前面。
  一大批蛮族化成的尸体,正在不计疲惫的攻打,城墙上蛮族全力抵挡,却已是处于下风。
  “无畏的挣扎!”
  阴冷的声音在虚空中响起,下一瞬就有恐怖的阴邪气息爆发出来,向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有的蛮族来不及抵挡,就被那股气息冻结气血,僵硬的倒地。
  “不好,有大妖出现了!”
  看到那股让人心悸的阴邪气息,为首的蛮族将领脸色煞白。
  大妖!
  那对于蛮族来说,简直就是噩耗般的存在。
  同一时间。
  有数股恐怖的气息,在城池中升起。
  三个妖灵将踏空而出,脸色凝重的看着凌空而立的大妖。
  其中一个妖灵将沉声喝道:“阁下,我族向来跟妖邪一族合作,你现在为何攻打我蛮族,当真不怕妖圣惩戒不成!”
  蛮族很多地方都是消息闭塞。
  到现在为止。
  鬼圣陨落的消息,都没有完全传遍整个蛮族。
  “妖圣惩戒?”
  王慕白笑了,只是笑容极为阴冷可怕。
  “你们既然想要拿妖圣说话,那本座就送你等去见妖圣吧!”
  话音落下。
  一掌印出。
  阴邪力量凝聚而成的掌罡,直接把空间都给打的如同陶瓷般破碎。
  “不好!”
  三名妖灵将见此,面色俱是一变。
  他们想也不想,联合出手抵挡。
  轰——
  两股力量洪流凌空轰击,空间再次崩碎。
  紧接着。
  三个妖灵将浑身一震,口中止不住的咳血。
  “就这,也妄图跟本座抗衡?”
  王慕白眼中尽是不屑。
  如果说,这三个妖灵将都是三阶的话,那倒有一些看头。
  但很可惜的是。
  眼前的三个妖灵将,只是处于二阶的层面而已。
  如此。
  在他面前,虽然不至于是蝼蚁,可也差不了多少。
  一步踏出。
  无上的威势爆发出来,黑色的气息席卷天地,仿佛是夜幕降临。
  下一息。
  又是一掌镇压落下,一个妖灵将被打的肉身崩裂,直接从虚空中坠落下去。
  其他两个妖灵将见此,都是面色徒然大变。
  “尔等都要死!”
  王慕白心中杀意澎湃,又是一拳印出,把另一个妖灵将给的打肉身险些毁灭。
  前面几次大战,自身一点好处都没有占到,已经是让他愤怒至极了。
  奈何。
  大秦实力太强,现在又多了一个沈长青坐镇,王慕白也不敢去那里放肆。
  如今对于蛮族出手,已是变相的宣泄自己怒火。
  如此。
  他自然不会有什么心慈手软。
  轰!
  轰!!
  每一击打出,都是引得虚空炸裂。
  很快。
  就有第一个妖灵将彻底陨落。
  另外两个妖灵将见此,都顾不得身上的伤势严重,也顾不得下方的其他蛮族,直接转头就想要逃离。
  可在大妖面前,二阶妖灵将,根本就没有逃走的资格。
  一只好像能覆盖虚空的大手,直接就把两个妖灵抓住。
  用力一捏。
  噗嗤!
  两个妖灵将肉身炸裂,化为两团血雾洒落天穹。
  王慕白张嘴一吸,血雾好像受到了牵引一样,直接落入了他的腹中。
  “嗝!”
  略微打了一个饱嗝。
  王慕白再看向下方惊骇欲绝的诸多蛮族,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容。
  ——
  “报,土荒城遭遇大妖袭击,数位妖灵将战死,数十万蛮族被屠杀殆尽。”
  “报,烈火城被破,大军死伤过半。”
  “报——”
  卜天殿内,一个个消息传递过来,使得大殿内的诸多祭司,脸色都是阴沉的可怕。
  许久过去。
  伊格斯侧头看向一个头戴皇冠的老者,漆黑的眼眸似乎有一些波动。
  “吾皇,原先是你提议跟妖邪一族合作,如今妖邪一族却直接背叛同盟,此事你如何看待?”
  蛮族中,皇权跟神权并立。
  神权里面,便是以祭司殿为主,而皇权的话,则是以历代蛮皇皇室为主。
  眼前在伊格斯旁边的老者,便是如今蛮族的皇。
  蛮皇!
  “同盟本身就是以利益作为结合,眼下鬼圣陨落在大秦,妖邪一族背弃盟约,只怕是有别的打算,但不管如何,他们既然背弃盟约,那便是我族的敌人。
  既是敌人,那便全力迎战就是。”
  蛮皇声音低沉。
  他虽然看似年迈,可身上却无时无刻散发出一股凶悍至极的气息,肉身中澎湃的气血,使其好像是一头可怕的凶兽般。
  闻言。
  伊格斯面色平静:“此次袭击我族的一共有三头大妖,眼下以我族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抗衡的了妖邪。
  其实祭司殿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推算我族的未来。”
  “结果如何?”
  蛮皇眼神一眯。
  祭司殿的未卜先知,他还是很相信的。
  蛮族能从微末走到现在,也跟祭司殿有脱不开的干系。
  伊格斯说道:“毁灭,我看到的只有毁灭,偌大荒野尽数被血火所吞噬,所有蛮族强者尽皆陨落。”
  “可有化解的办法!”
  蛮皇心中一沉。
  如果对方所说是真的话,那么这次蛮族的问题可就严重了。
  灭族!
  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强如大周,如今都是沦为一片鬼蜮。
  他自问蛮族实力虽强,却也不可能比大周来得强。
  两者的实力。
  在蛮皇看来,顶多是在伯仲之间而已。
  如今大周灭了,蛮族也走向末路,并非是没有可能。
  想到这。
  蛮皇心中也有些后悔。
  他后悔跟妖邪一族合作,结果却是与虎谋皮。
  大周灭了,是跟妖邪一族有脱不开的干系,现在蛮族也要被对方威胁。
  深吸口气。
  蛮皇目光落在伊格斯的身上,想要从对方口中得到想要的答案。
  “俗话说,天地间存在一线生机,任何的绝境都是存在生路,而我蛮族的生路来自于两个地方。”
  “哪两个地方?”
  “第一个是大秦。”
  “大秦?”
  蛮皇神色一怔。
  他想到很多种可能,却从来没有想过,蛮族的生路竟然会跟大秦有关。
  伊格斯沉声说道:“古玄机虽然驾崩,但却在临死前册封了大秦镇守使,那位大秦镇守使原先乃是南幽府镇守使,后面一刀斩杀妖圣于陨圣关上,才得以进一步册封。
  可以说,古玄机虽然陨落,但大秦的国力并没有下降多少,反而是较之以往更强了。
  以我族现在的实力,若是继续跟大秦作对,那势必不是对手。
  所以我以为,倒不如跟大秦讲和,让他们派遣强者支援,如此一来,那几头大妖就不是问题了。”
  讲和!
  蛮皇眉头紧蹙。
  “我族在南幽府杀了那么多秦人,大秦岂会愿意跟我等讲和。”
  “吾皇有所不知,我族虽然杀了不少秦人,但秦人也屠戮了我族不少的族人,再说了,若是我族给到绝对的诚意,并且承诺永不侵扰大荒府,相信大秦不会拒绝。
  毕竟多一个朋友,好过多一个敌人。
  在利益面前,相信一切的问题,都不会是问题。”
  伊格斯自信满满。
  如果是古玄机在位的话,他知道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
  可换做古兴在位,那就不一定了。
  那位新任秦皇,以前虽然不显山不露水,但是蛮族对此也是有一些了解。
  对方性格偏向于守成,如果能借此机会缓解大荒府的危机,对方压根就没有拒绝的理由。
  蛮皇沉思了下,也觉得对方所说有几分道理。
  “此事倒是可以试一下,但本皇觉得成功率依旧不会很高,除了这一个方法以外,第二个方法又是什么?”
  “复活蛮神!”
  伊格斯一字一句的说道。
  闻言。
  蛮皇面色徒然一变。
  祭司殿的其他祭司,脸色也都是大变。
  蛮神!
  这个名字,所有蛮族都是熟悉的很。
  但对于很多蛮族来说,蛮神只是传说当中的存在,是一个信仰,未必就真实存在。
  可只有蛮皇以及祭司殿的人才清楚。
  蛮神。
  是真正存在的。
  蛮皇面色凝重:“复活蛮神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而且蛮神陨落多年,虽然神体仍然留在我族里面,但能否复活成功,都还是一个问题。”
  “蛮神乃是神灵,纵然陨落,也不会真正的死亡,如今神体犹在,便有再次复活的希望。
  只是正如你说的那样,想要复活蛮神的代价太大了,不到万不得已,我等始终都不能这样做。”
  伊格斯微微摇头。
  蛮神是蛮族最大的底牌,又是几乎不能动用的底牌。
  原先蛮族愿意跟妖邪合作,攻打大秦的原因,就是为了掠夺足够的力量,来复活蛮神。
  但可惜的是。
  蛮族还没有成功,就被沈长青破坏了局势,使得攻入大荒府的蛮族,不得不暂时退出来。
  再到此刻。
  妖邪背弃盟约,短时间内,已是没有再攻打大秦的机会了。
  良久。
  蛮皇点了点头。
  “好,那就先派人出使大秦,要能得到援军最好,若是不能,那就再行考虑要不要复活蛮神。”
  大越跟大梁。
  他是一点都没有考虑。
  首先。
  两方势力跟蛮族相距甚远。
  再者就是。
  大梁跟大越的国力不足,就算是想要支援蛮族,估计也拿不出太多的力量。
  相反。
  大秦如今实力不减反增,真要愿意支援蛮族的话,那么一切就好办许多了。
  ——
  大秦。
  国都。
  融合万劫真身,实力做出突破以后,沈长青就是回到了镇魔司里面。
  这一次。
  他没有惊动任何人。
  暮苍梧神通施展,一息都不到,就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院落里面。
  忽然间。
  有黑影扑面而来。
  沈长青负手,眼皮都没有抖动一分。
  很快。
  黑影就在面前停下,那是一头生有四翼,如同大白狗一样的凶兽。
  天魁!
  而在天魁的旁边,化身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
  沈长青挥手间,就把化身给收了回去。
  一滴鲜血神魂回收,肉身气血微微一震,本来神魂也是稍微弥补了一丝。
  “话说,如今神魂跟气血相融,只要气血充盈就能弥补神魂亏空,神魂充盈也能弥补气血衰竭,两者算是相辅相成了。
  如此一来,我每一次的境界提升,都能在一定程度上的补充消耗。
  那我何不在突破以前,先给自己放点血,等到突破成功以后再吞服回去,那样一来,指不定就能提升一些实力了。”
  他眉头微挑。
  这个念头,还是第一次生出来。
  仔细想想。
  这个可能性还是很大了。
  就像刚刚那样,把那滴化身吸收回来,气血便是有了一分微弱的增强。
  尽管那一分微弱的增强,对于整体而言微不足道,都是积少成多的情况下,那就完全不一样了。
  以前的时候,沈长青还没想到这个事情。
  眼下有了想法。
  那就只能等待下次突破的时候,再好好的实验一下了。
  毕竟量变引起质变,若是给的能量充裕,说不定自己能够不依靠杀戮值,就把万劫真身做出进一步的突破。
  说到底。
  万劫真身的后续,也是以积攒力量为主罢了。
  看了一眼天魁。
  他掌心逼出一滴鲜血,然后把鲜血中的神魂力量收回,这才把这滴鲜血放到对方的面前。
  嗡!!
  血液出现,纵然是没有神魂加持,亦有一股可怖的力量,正在院落中回荡。
  感受到那滴血液的力量。
  天魁眼中既有渴望,也有很大的忌惮。
  万劫真身三阶,使得沈长青的血液进一步蜕变。
  寻常的一滴血液,便是相当于强大的低阶妖魔。
  它虽然是宗师巅峰的凶兽,可实力也就是差不多这个水准而已,吞噬同等层面的存在,并没有那么容易。
  一滴血液,尚且如此强大。
  天魁有些难以想象,沈长青如今的实力,究竟是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主人,能否帮我压制一下血液的力量,容我吞噬?”
  识海中。
  天魁的声音响起。
  沈长青微微点头,手指点在血液上面,一股强大的力量把血液封锁力量,使得血液散发出的威势减弱许多。
  
  “我已经封锁血液的力量,你后续自己一点点消磨吧。”
  “多谢主人!”
  天魁眼神激动,迫不及待的张嘴吞下血液。
  虽然说赤枭一族,上限就是宗师巅峰,可未必就没有打破的机会。
  跟在沈长青身边。
  它有种预感,也许自己就会是打破赤枭一族极限的存在。
  吞下血液后。
  天魁顿时趴在了地上,默默炼化血液。
  见此。
  沈长青也没有理会太多,他径直来到武阁。
  大门口坐着的人,仍然是钟宁。
  “阁主来了!”
  见到来人,这位武阁长老慌忙从躺椅上起身。
  沈长青颔首:“武阁现在的人,可都回来了?”
  前面推衍劫雷真身,都用了很长一段时间,后面又是突破,耗费了许久。
  三个月时间。
  可谓是早就过去了。
  闻言。
  钟宁点头:“已经是有大部分的人回归了。”
  “大部分的人?”
  沈长青眼神微冷。
  “这么说,还是有一些人,不把我这位阁主当回事了?”
  “有的人可能是恰好进入某个秘境里面得不到消息,也有可能是不小心陨落了,阁主还请息怒……”
  钟宁面露难色。
  虽然沈长青面上没有发怒,可身上却有一股强大的气息,让他感受到了极大的压迫。
  那种压迫。
  让其都感觉浑身气血都冻结了几分。
  闻言。
  沈长青看了对方一眼,面上冷意虽消,但也是淡漠非常。
  “既然没有回来,那就按照原先的说法,全部都踢出武阁吧。”
  “是!”
  钟宁没有再说什么。
  “走吧,我也该看看现在的武阁成员了。”
  沈长青脸上重新有淡笑,率先一步向着里面走了进去。
  钟宁见此,心中暗松口气,也是跟在对方身后进入。
  跟上次相比。
  此次武阁里面人数多了不少。
  其中,大部分都是在第五层那里参悟真意,一部分则是在第三层里面,翻阅卷宗。
  还有一些,是在第一层的密室中修炼。
  至于第二层。
  则是一个人都没有。
  对此。
  沈长青也没有什么奇怪。
  能入武阁的人,都是宗师境界的强者,到了这个境界的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
  第二层武学虽多,实则对于很多人来说,其实没有什么大的意义。
  该看。
  也早就看过了。
  倒不如参悟其他人的卷宗,说不定能得到一些感悟。
  “阁主已到,尔等还不快快见礼!”
  在踏入第三层的时候,钟宁沉声喝道。
  其他武阁成员见此,都是不由抬头,待看到沈长青的样子以后,先是愣神了一下,然后就是慌忙起身。
  “见过阁主!”
  “免礼。”
  沈长青微微颔首,面上表情依旧。
  “诸位能响应号召回来,我心中也深感欣慰,此次让尔等回来,并非是没有任何缘由。
  接下来,在没有我通知的情况下,大家先行留在武阁这一边。
  过一段时间,我会亲自给武阁中人讲解武道,希望尔等届时也能有所收获。”
  不论是江湖中的那些武者,还是镇魔司的除魔使,乃至于武阁的人,实力全部都太弱了。
  对于眼下的他来说。
  不到王阶镇守使的层次,都根本上不得台面。
  哪怕是王阶镇守使,在如今的沈长青面前,都跟蝼蚁没有太大区别。
  虽然说。
  在强者为尊的世界里面,个人的实力很重要。
  但是,种族的综合实力,也是不容小觑。
  如果说。
  人族各个都是弱者,只有自己一人强大的话,那么整个人族,都会是他的累赘,不但起不到任何帮助,而且只会拖自己后腿。
  这样的人族,不是沈长青想要的。
  他真正希望的是,人族中强者如云,很多时候不用自己出面,人族就能凭借自己的实力来解决问题。
  以前的时候。
  沈长青没有这个把握。
  但现在他实力进一步突破,那么以自身的经验,培养第一批人族强者出来,并不是什么问题。
  哪怕眼下人族,还是处于一个各自为政的状态,那也没有关系。
  万丈高楼平地起。
  任何的事情,都得一步步的来。
  自己如今立场虽是在人族,但归根结底,暂时还是在大秦这一边的。
  而大秦中。
  最有天赋者,基本上都是在镇魔司。
  镇魔司中最有天赋的人,百分之九十都是在武阁里面。
  因此。
  讲解武道,培养强者,武阁这一批人是最有希望的。
  如果连武阁的人都不堪造就,那么大秦的其他人,也就堪忧了。
  闻言。
  第三层的武阁成员,面色一惊,紧接着便是大喜。
  “多谢阁主指点!”
  “谢阁主!”
  “——”
  一个个人脸上都是不同程度的喜色。
  他们是真的不知道,沈长青召集自己等人回来,是为了讲解武道的。
  武阁阁主是什么,那是大秦的镇守使。
  换句话来讲。
  对方斩杀妖圣,已经算是大秦第一人了。
  而且。
  自上古以来,在武道中的第一人。
  有如此强者讲道,有多少好处就不言而喻了。
  大喜过后。
  便是有人迫不及待的问道:“敢问阁主,您大概是什么时候讲解武道?”
  “时间待定,我暂时给不了你们回答,不过我会尽快的,可能就在这几个月里面吧。”
  沈长青平淡的回了一句。
  得到答复。
  众人心中热情不减。
  几个月而已,他们完全等得起。
  不要说几个月了,要能得到此等强者讲道,就算是等个几年,都是值得的。
  随后。
  沈长青在武阁都走了一圈,最后就回到了自己的院落里面。
  要讲解武道,还是得梳理自身才行。
  前面创造劫雷真身,已经是梳理过一次了,但却还不够完善,这一次做出新的突破,再次梳理必定是有新的收获。
  待到梳理完善,讲解武道的时候,才不会出现什么纰漏。
  在他离去的时候。
  武阁内的众人,仍然是心神激荡不已。
  大秦第一人将要讲解武道。
  这个消息。
  足够让人期待的了。
  ——
  讲解武道。
  除了要梳理自身武学以外,沈长青还打算以自身为基础,直接撰写一份武学总纲出来。
  “镇魔司虽然对外宣称,乃是收集了天下武学,但事实上,镇魔司真正高深的武学,也就是止步于宗师绝巅而已。
  在我没有突破以前,宗师绝巅就是武道的巅峰。
  再想往前进一步,也是没有半点可能。
  所以武学自然而然,也就止步于这个层面了。
  要想打破极限,单单是依靠一个方法还不行,必须要有相媲美的武学才能更加的迅速——”
  书房内,他面色平静的坐在那里。
  脑海中,却是在回想一些别的事情。
  虽然说上古时期,是有宗师绝巅后面的路子,可是上古早已覆灭,传承算是断绝的差不多了。
  再说。
  大宗师以后,上古也是走了一个歪路。
  气运封神。
  选择走所谓的领域境界,便是说明一切了。
  虽然说。
  领域境界已经是堪比大妖的存在,但事实上,领域境的确是很弱,比之自己在大宗师的时候,都是多有不如。
  而且。
  一旦突破至不朽金身境以后,领域境那更是孱弱的可怜。
  “要是以我自身为基础的话,大宗师境界以后,自然便是不朽金身境了,但要是以妖邪或者上古的境界划分,我在大宗师境界的时候,其实可以划分为两个境界。
  前期堪比高阶妖魔,后期堪比大妖,待到打破极限,便是跻身于妖圣。
  都说境界只是一个代号,但要是能划分出来,也能让其他人有清晰的认识。”
  沈长青手指在桌面请轻轻点动。
  上古境界。
  其实并没有流传多少出来,说是深入人心,那更加的不可能。
  直白点说。
  眼下宗师以后的境界,究竟是个什么样子,完全是他一个人说了算。
  这样一来,这里面就有一些门道了。
  摇摇头。
  他暂时不去想这个问题。
  先把武学总纲整理出来,让人族武道得以延续,后面再是各个境界的重新划分。
  沈长青心中有大致的想法,现在就等后续的时间了。
  ——
  半个月时间。
  沈长青都是一直留在书房里面没动弹。
  梳理武学。
  整理武学总纲。
  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跟境界没有关系,因为境界越高的人,要整理的东西便越是详细。
  因此。
  花费的时间,自然也就更长了。
  半个月来,他都是枯坐在那里没有动弹几分,桌面放置的卷宗,也仍然是一片空白。
  就在其准备动笔的时候。
  突然间,沈长青手中动作一顿,念头一动,门栓自动打开。
  “进来吧!”
  声音不疾不徐。
  下一息。
  房门被推开。
  东方诏从外面走了进来。
  “我没有打扰到沈镇守吧?”
  “东方镇守说笑了,不知镇守现在过来,是有什么事?”
  沈长青摇头失笑。
  说是打扰,那也算不上。
  反正自己心中已经是有了思路,后面书写出来,便是简单了许多。
  闻言。
  东方诏亦是淡笑:“刚刚皇室中有消息传来,想让我跟你前往朝堂议事。”
  “朝堂议事?”
  沈长青通过窗户,看到外面的亮光,眉头微微一动。
  “我记得朝会这个时候,应该早就结束了吧。”
  他虽然没有参与过朝会,但是对于朝会的时间,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现在眼看都要正午了,不可能这个时候才开朝会。
  东方诏摇头:“朝会自然是结束了,但刚刚消息传来,有蛮族进入国都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此次临时朝堂议事,只怕是跟蛮族有些关系。”
  “蛮族!”
  沈长青面色一动。
  这个消息,让他有些意外。
  蛮族跟大秦算是积攒了几百年的仇恨,现在对方竟然公然进入国都,这里面必然是有别的原因。
  想到这。
  沈长青再次把目光,投向了东方诏,等待对方接下来的话。
  自己这段时间闭关,对外消息闭塞,可对方却未必如此,天察卫就算是在大秦以外的势力,都是存在不少的。
  蛮族一方。
  真有什么事情的话,必定也瞒不过天察卫的耳目。
  察觉到他的目光。
  东方诏颔首:“前不久有消息传来,蛮族那里有妖邪祸乱,陨圣关逃走的那几头大妖,好像是把目标对准蛮族了。
  眼下蛮族大乱,现在派人过来大秦,想来是跟这件事有关。”
  闻言。
  沈长青恍然。
  原来是友谊的小船翻了。
  这种事,他是早就有过预料了。
  毕竟蛮族跟妖邪始终都不是同一个种族,两方合作,只是利益关系而已。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这放在哪里,都是完全适用的。
  一旦双方利益关系没了,翻脸便再是正常不过。
  只是让沈长青以外的是。
  蛮族跟妖邪的友谊小船翻了,对方竟然会选择来大秦这里,莫非真以为大秦气量已经大到了如此地步?
  “对了。”
  东方诏又是突然开口。
  “大荒府全面收复的时候,那些被蛮族攻陷的城池,全部都成为了死城,百姓尸体堆积成山,好像蛮族以此来做什么祭祀。
  这里面,也是大有问题。”
  对方云淡风轻的几句话,在沈长青耳中听来,便是尸山血海的一幕。
  前面大荒府的一战。
  蛮族攻占的地域,可是一点都不小。
  存在于那里的百姓,就算是没有一个亿,几千几百万人都是有的。
  胸膛起伏几分。
  沈长青从座位起身。
  “既然陛下希望我等前去,那就都去看一看吧。”
  ——
  皇宫。
  朝堂上。
  文武百官齐聚,古兴端坐帝位上面,下方则是站着三个蛮族。
  为首的一人面容粗犷,身上气势不弱,颇有大将风范。
  如今朝堂上面,便是对方正在侃侃而谈。
  “秦皇,我族如今乃是诚心跟大秦讲和,原先大荒府的事情,我族原先也并不知情,乃是有人擅自做主,如今我族已经是把做主之人关押。
  只要大秦愿意的话,我族要不了多久,便可把人头送来。
  另外对大荒府造成的一些损失,我族也愿意赔偿,并且发誓永不侵犯大秦疆域,不知秦皇以为如何?”
  话音落下。
  有的人面色变幻,有的人则是怒目而视。
  帝位上面。
  古兴面色平静,可内心却是颇为复杂。
  同意?
  还是不同意。
  其实他内心还是倾向于前者的。
  自己现在刚刚上任,还没有任何的政绩可言,要是能接受蛮族的讲和,那么在后世的记载中,必定能留下浓厚的一笔。
  然而。
  对于蛮族讲和的事,古兴也不敢擅自同意。
  若是里面真有什么问题的话,那自己就有些麻烦了。
  虽然坐上皇位,不等于是能为所欲为。
  相反。
  这份责任压力便是更大,一步走错的话,影响不可估量。
  沉默许久。
  古兴看向其他的百官。
  “蛮族使者的话,诸卿想必都是听的一清二楚,不知对于此事,究竟有什么看法?”
  话音落下。
  便是立刻有人出列。
  “陛下,蛮族狡诈,现在就算讲和日后也未必遵守,倒不如让妖邪把蛮族灭了,对于我大秦来说便是永绝后患。”
  “阁下此言差矣。”
  库尔赞眉头微挑,直接打断了对方的话。
  “我族原先侵扰大荒府,只是为了生存而已,若是我等与大秦讲和,大家互通有无,我族能得到基本的资源,那又何必去浪费人命去攻打大秦。
  说白了,我等也只是求活而已。
  相信大秦如果处于我原先蛮族的位置上,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说到后面。
  他看向古兴,微微躬身一礼。
  朝中一些臣子闻言,便是微不可查的点了下头。
  在他们看来,库尔赞所说的的确是没有什么问题。
  蛮族环境恶劣。
  再加上人口繁多。
  如果没有足够的资源,每年单单是因为饥饿而死的人,便是为数不少。
  古兴闻言,没有立即回答。
  这时。
  库尔赞继续说道:“再说了,妖邪乃是我等共同的敌人,若是任由妖邪把我族灭掉,届时我族所有族人,都有可能被妖邪转化为尸隗。
  秦皇想一想,我等亿万蛮族化成尸隗,在妖邪的驱使下全面进攻大荒府。
  到了那个时候,只怕又要生灵涂炭了!”
  此话一出,不少人都是为之色变。
  对方的话虽然是有几分危言耸听,但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要是蛮族被灭。
  妖邪真的有可能驱动尸隗,前来进犯大秦。
  如果事情真的发生了,后续死伤就不再少数了。
  古兴内心,也是微微一震。
  他知道。
  库尔赞所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时。
  作为已经从大荒府回归的都统卫高出列,面色冰冷。
  “我大秦何惧一战,蛮族屠我大秦子民,此仇不共戴天,要是灭于妖邪手中,简直就是大快人心。”
  “卫都统,我知道你对于我族有很大的偏见,但是战争哪有不死人的,你又何必为了一己私欲,让大秦其他百姓受苦?”
  库尔赞面色也是微冷。
  就在这时。
  一个平静的声音,从大殿外面传了进来。
  “朝堂之上,哪里来的犬吠之声,真是让人讨厌!”
  此话一出。
  朝堂内所有人的表情都是一滞。
  库尔赞面色阴沉了下来,他转身看向大殿门口,只见两人正在缓步走了进来。
  “阁下何人,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他认得东方诏,却不认得东方诏身边的那个人。
  而开口说话的。
  恰恰就是对方。
  随后。
  库尔赞又是向着古兴拱了拱手,看向沈长青的面色不悦:“秦皇在此,你公然出口辱骂,可有上下尊卑之分?”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文武百官则是向着来人躬身作揖。
  “见过沈大人!”
  大秦镇守使。
  地位便是相当于大秦的异姓皇,论及身份地位并不比真正的秦皇低多少。
  所有见到沈长青,不管在朝中乃是何等职位,都要行礼问候。
  沈大人!
  听到这个称呼,库尔赞心头一惊。
  天下间姓沈的人有很多,可能让文武百官行礼问候,且又姓沈的人,那就只有一个了。
  这时。
  古兴内心如释重负,面上现出温和笑容:“原来是沈镇守到了,沈镇守来的正好,如今跟蛮族的事情,正好镇魔司也来说一下自己的看法。”
  一番话。
  让库尔赞完全确定,来人究竟是谁了。
  大秦镇守使!
  沈长青!
  想到这里方才的话,他一时间有些心神恍惚,但想到自己的身份,以及背后代表的蛮族,心神又是重新镇静了下来。
  看着一步步靠近的人。
  库尔赞抱拳:“原来是大秦镇守使,在下有眼不识泰山,还望沈镇守海涵。”
  他语气有些热情。
  但对方却视而不见,使其有些难看。
  “见过陛下!”
  来到大殿中间,沈长青略微抱拳。
  古兴说道:“来人,赐座!”
  “赐座就不必了。”
  沈长青摆手,原本刚准备去取来座椅的太监,不由看向帝位上的人。
  古兴微微摆手,示意作罢。
  “方才朝堂上的一些话,臣倒是听到了不少,对此,不知陛下是有什么看法?”
  沈长青问了一句。
  闻言。
  古兴微微摇了摇头:“此事朕如今也有些拿捏不定,正好听一下沈镇守对于蛮族欲要跟我大秦讲和的看法。”
  他是真的很难抉择。
  是战是和。
  一个决定,都有可能带来不可预知的后果。
  如果决定是由别人做出的话,那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特别眼前的人。
  乃是大秦镇守使。
  对方做出了决定,若是对了,自己这位秦皇也能添一笔功绩,要是做错了,后世留下污点的人也不是他。
  所以。
  古兴宁愿把这个问题抛出去,也不用自己来烦恼。
  对于他的想法。
  沈长青倒是没有什么在意,只是面色有些冷漠。
  “前不久臣刚好在镇魔司中,得到了一些消息,昔日蛮族攻打大荒府,占据了不少疆域,后面蛮族不敌败退,大荒府方才重新回到大秦的掌控当中。
  然而,落于蛮族手中的各城,在蛮族退去的时候,已然是一方死城。
  所有百姓俱是遭遇屠杀,被蛮族以邪恶的手段铸成祭坛,据镇魔司粗略统计,单单因此而死的百姓,就有不下于几千万人。
  陛下若是要跟蛮族讲和,那么可曾想好,如何向大荒府死去的百姓交代?”
  话落。
  朝堂又是震动。
  沈长青口中的消息,对于有些人来说,是完全始料不及的。
  大荒府虽然收复了,可不等于每个官员都能得到里面具体的信息。
  古兴心中一冷。
  说实话。
  他原先当太子的时候,是真的没有理会这些事,所以也根本不清楚大荒府的损失。
  如今听闻,内心也是涌现出强烈的怒火。
  “沈镇守所言当真?”
  “卫都统便是在大荒府,这事相信卫都统也很了解吧。”
  沈长青侧头看向卫高。
  对于这位,他原先也是有一些了解。
  闻言。
  卫高面色冰冷:“启禀陛下,沈大人所言非虚,蛮族手段极其残忍,简直是令人发指,臣与蛮族不共戴天。”
  他的话,算是完全证实了沈长青话语中的真假。
  察觉到众人的怒火。
  库尔赞慌忙开口解释:“战争死人再是正常不过,我族在大荒府,也有不少族人陨落于大秦手中,如今战争已经结束,一切便都已经过去了。
  而且我族也愿意做出赔偿,只要大秦开口,我族能做到的,必定不会有任何推辞。
  另外还是那一句话,我族如果灭在妖邪手中,妖邪必定会进犯大秦,秦皇又何必为了已死的人,让更多活着的人丧生?”
  他是真的担心,万一大秦的人怒气上涌,直接拒绝了自己等人的求援。
  那样一来。
  蛮族可就麻烦了。
  古兴稍微压制了下心头的怒火,看向沈长青。
  “沈镇守以为呢?”
  他现在是把决定权,全部都交给对方了。
  沈长青负手,转身看向库尔赞,面色冷漠:“你究竟是什么样的勇气,让你蛮族竟然敢来到这里,当面威胁我大秦?”
  “沈镇守不要误会——”
  “又是什么样的底气,让你认为蛮族被妖邪所灭,会让我大秦受到威胁?”
  “妖邪一族本身就与我是敌人,我族若灭,妖邪一族的目标必定就是大秦,这一点毋庸置疑了吧!”
  库尔赞眉头紧蹙。
  对于沈长青的步步逼问,他的内心很是不满。
  以自己的身份,就算是刚刚与那位秦皇交谈的时候,对方都没有如此不给自己面子。
  “只要两者开战,死伤在所难免,就算是沈镇守实力高强,只怕也未必能保证不死一兵一卒吧!”
  库尔赞的语气,也是有些不善。
  闻言。
  沈长青笑了,只是笑容极为冰冷。
  “本官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就算是妖邪不灭了你蛮族,他日本官也要踏平你蛮族,区区蛮夷竟也敢在我大秦国都大放厥词。
  讲和二字,你们蛮族配吗?”
  “你——”
  库尔赞被气的面色涨红。
  沈长青不等他说话,继续开口:“当然了,若是你蛮族诚心想要投靠我大秦,那倒也不是不可以。
  只要让当代蛮皇以及祭司殿的所有人,还有那些进入过大荒府,手染我大秦人族鲜血的蛮族自裁谢罪,并且蛮族世世代代奉我大秦为主。
  那么本官也就网开一面,给你们一个机会。”
  瞬间。
  库尔赞被气的脸色发白。
  其他蛮族也都是怒目而视,如果不是顾忌场合以及对方的实力,早就已经出手了。
  蛮皇及祭司殿的人自裁。
  还有所有进入过大荒府,手染大秦人族鲜血的人自裁。
  蛮族如果真要那样做的话,不说颜面彻底扫地,单单是牺牲的人,就是难以计量的数字。
  而且。
  蛮族将再也没有任何崛起的机会。
  世世代代奉大秦为主,真就任由对方拿捏了。
  库尔赞感觉。
  如果他真把这个消息带回去,那么最先被杀头的人,就是他自己。
  想到这。
  这位蛮族的大将,胸膛剧烈起伏。
  “沈长青,我族乃是携带诚意而来,你却屡次三番出言侮辱,这便是大秦的气度,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了!”
  “对人讲气度,畜生倒是不用。”
  “你——”
  库尔赞脸色抖动,他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沈长青,然后向着古兴的面色阴沉。
  “秦皇,我族来此不单单是为了我族的未来,更是为了大秦考虑,不管我们曾经有过什么恩怨,但是我族一灭,妖邪进犯大秦乃是事实。
  所以希望秦皇不为我族考虑,也该为其他大秦百姓考虑。
  真要出了问题,那可就不容易解决了。”
  库尔赞明白。
  眼下真正能做主的人,还是那位秦皇。
  只要对方点头同意,那么所有的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古兴充耳不闻。
  大有完全不理会的意思。
  这时。
  沈长青负手,面色冷峻:“有本官的,何来妖邪进犯,你不如去问问王慕白,给他几条命,他到底敢不敢踏入大秦疆域一步!”
  说话的声音不大,却是傲气十足。
  大妖!
  那算什么东西!
  他相信,前面几战已是让对方胆寒,就算是真给他机会,王慕白也不敢进入大秦找死。
  文武百官闻言,心神激荡不已。
  大秦立国三百余年,已经多少年没有如此霸道的回应了。
  以往。
  大秦国力衰弱,纵然是心中有些想法,却也没能真正的说出口。
  如今沈长青朝堂上的话,已是让这些人心中莫名的升起与有荣焉的感觉,
  是啊!
  妖邪敢来吗?
  妖圣尚且被斩杀于陨圣关上,其他妖邪可还有胆子再踏入大秦一步。
  库尔赞心神剧震。
  就在这时。
  沈长青眼中有一抹杀意孕育:“反倒是尔等蛮夷,竟然擅自踏入我大秦疆域,简直是自寻死路。”
  “沈镇守——”
  库尔赞心中不可抑制的升起一抹恐惧。
  在他准备说话的时候,便看到对方伸出一只手,一股可怖的力量,直接就把自己给捏住了。
  见此。
  库尔赞刚想反抗。
  下一息。
  不可抵挡的力量爆发,瞬间就把他的意识淹没。
  轰——
  肉身崩裂,爆开了一团血雾散落大殿。
  又是一指印出,把另一个蛮族轰杀当场。
  紧接着。
  沈长青看向最后一个,被吓得浑身颤抖的蛮族,声音淡漠。
  “回去告诉蛮皇,让他洗干净脖子等着,本官他日就去取他项上人头,另外任何蛮族再敢擅自踏入大秦疆域一步,死!”
  ——
  PS:14号畅销以及月票27300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