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板电子书网 > 我又是个律师 > 第一百五十一章 幕后者

第一百五十一章 幕后者

        第一百五十一章幕后者(恶魔叔万赏加更)
  
          亲友会只是一个中午的时间,出席的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工作,red    velvet也不可能把时间一直停留在亲友会上。
  
          2015年到现在即将进入上半年的尾声,red    velvet新一次的回归也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跑通告是必不可少的。
  
          结束了中午的亲友会后,各自都忙去了。
  
          而得到了意外消息的裴勇锡也是在亲友会结束后,马不停蹄的回到了首尔高等检察厅。
  
          将调查林烨的命令下达后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检察厅内部电脑是可以调阅公民信息的,而裴勇锡的权限等级很高,所以他决定现在内部网络上调查一下。
  
          林烨虽然是外国人,并不是韩国国民,但只要他是从正规途径进入到的韩国,那么很多消息都是可以查到的。
  
          林烨的资料很快就呈现在了裴勇锡的电脑屏幕上。
  
          姓名:林烨
  
          性别:男
  
          国籍:中国大陆
  
          出生年月日:1994-3-9
  
          ……
  
          基础信息裴勇锡只是扫视了一眼就略过了,重点在下面的资料上。
  
          个人荣誉:第xx届全国大学生射箭锦标赛男子个人赛冠军。
  
          裴勇锡目露诧异,居然还是一位射箭高手。
  
          继续看下去。
  
          林烨的官方荣誉很多,光是首尔大学的奖学金就有很多,更不用说其他的优秀证书了。
  
          一圈个人荣誉看下来,一个医学天才的形象浮现在裴勇锡的心头。
  
          退出基础资料,登上另一个搜索引擎输入林烨的名字。
  
          这一栏是专门针对性调查目标名下资产的搜索引擎,裴勇锡没有忘记张石磊提到过,林烨名下有一家公司。
  
          很快,几个检索的人就出来。
  
          排除其他两个重名的,找到二十一岁的林烨点开。
  
          名称:复苏医疗器械有限责任公司
  
          职位:会长
  
          就是这个!
  
          裴勇锡眼前一亮,点击了复苏公司。
  
          “您的权限不足,无法查阅该等级资料。”
  
          裴勇锡看着这栏提示,皱了皱眉。
  
          他的权限等级因为调查朴家被暂时提升到了检事长的级别,除了大检事长和高等检事长的一二级权限外,就属他的三级权限最高了。
  
          居然查不了?
  
          崔氏社团的信息三级权限都能完全查阅,虽然没多少有用的信息就是了。
  
          裴勇锡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劲。
  
          这个林烨,或许不是他想象中的依附崔氏社团而崛起的。
  
          下滑页面。
  
          名称:s.m.entertainment
  
          职位:理事
  
          ……
  
          名称:j.y.p.entertainment
  
          职位:理事
  
          ……
  
          名称:yg.entertainment
  
          职位:理事
  
          ……
  
          裴勇锡越看越是心惊,他数了一下,除开林烨自己的复苏公司外,他担任理事的经纪公司足有九个,其中还包含了人们常说的韩娱圈三大社的s.m、jyp、yg。
  
          一个s.m公司的理事崔氏社团可以想办法拿到,但九个公司,绝对不可能是崔氏社团的手笔!
  
          裴勇锡有些头皮发麻。
  
          看着屏幕上的这些信息,只感觉空气中充斥着一股名为冰冷的气息。
  
          九个经纪公司的理事,还握有一家属于自己的神秘公司,这样的人物绝对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他这调查到底查到了什么样的一个人啊。
  
          看着屏幕上的这一个个公司名称,裴勇锡的目光最终落在了最上方的复苏上面。
  
          复苏公司的会长……
  
          林烨……
  
          滴滴滴。
  
          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打断了裴勇锡的思绪,看向办公桌上的电话。
  
          如果是老师的电话,那么……
  
          裴勇锡看着屏幕上林烨的名字,压下心里的不安,接通了座机电话。
  
          “喂。”
  
          “你的惹事能力再一次超出了我的想象。”
  
          电话那边的声音一响起,裴勇锡的心里就是一咯噔。
  
          果然!
  
          是老师……
  
          裴勇锡苦涩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转达一下大检察厅的命令。裴勇锡检察官如果再次涉及无关朴家案件的一切活动,取消裴勇锡检察官专案组组长职务,停职调查。”
  
          裴勇锡脸上的苦意更浓了。
  
          大检察厅已经从明面上开始警告他了。
  
          他这一次,真的触碰到了超出预期的人物了。
  
          “勇锡,这是第二次了,不要再查了。”李检事长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裴勇锡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愣住。
  
          第……第二次?
  
          一开始裴勇锡以为李检事长说的第二次是两次一起的闯祸,但他仔细一想,并不是这样。
  
          如果是统共的意思,李检事长不会刻意重复。
  
          那么不是统共的意思,那就是……
  
          “上次被禁止的san    e和这一次,是同一个人!老师口中的大人物,指的一直都是……林烨!”
  
          裴勇锡瞳孔一缩。
  
          他感觉自己,可能在无意之中,触碰到了一张巨大的网,一张由林烨撒下的遮天之网。
  
          很多和他无关的事情,却在深度剖析之后能够发现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还有崔氏社团,一开始裴勇锡认为是崔氏扶持的林烨,但现在看来,这个想法完全错误。
  
          崔氏很有可能是林烨的合作者,甚至……下属。
  
          一想到一家比朴家还要恐怖的地下势力效力于堂妹身边的一个年轻人,裴勇锡便是一阵不寒而栗。
  
          这样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掌握这么多经纪公司是要做什么?
  
          女人?
  
          不!
  
          如果是为了女色,以他的能力完全没必要通过这种方式。
  
          是因为李知恩?
  
          有可能。
  
          调查李知恩的时候,裴勇锡也顺道记下了李知恩的所属公司,那九个经纪公司里就有这家。
  
          越是深入思考,裴勇锡越是感觉到复杂。
  
          甩了甩头,这件事情不能继续追查下去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一但他被撤销专案组组长的职位,朴家案件将会彻底封存。
  
          念已至此,裴勇锡拿起桌子上的手机,拨通了下属的号码。
  
          ……
  
          与此同时的射箭俱乐部。
  
          “会长,电话。”保镖李见林烨一箭射出后,上前将手机递了过来。
  
          金教练在一旁看到也没有说什么,现在是放松阶段,林烨处理自己的事情是很没什么问题的。
  
          林烨接过电话。
  
          “嗯,好。”
  
          “麻烦了。”
  
          短暂的通讯后,电话便挂断了。
  
          将手机递给保镖李。
  
          “联系崔成元,让他他过来一趟。”
  
          “是。”
  
          林烨拿起反曲弓,瞄准,射箭!
  
          嗖!
  
          十五分钟的样子,等崔成元来到时金教练已经离开了。
  
          保镖们自动退出十米外,将空间留给了林烨和崔成元两人。
  
          “林哥,你找我。”崔成元在林烨的身后站定。
  
          “要试两箭吗?那里有试用弓。”林烨指着一旁的反曲弓说道。
  
          “我就算了,没这方面的天赋。”崔成元笑着摆手。
  
          林烨也不强求,点了点头。
  
          “今天中午,张石磊给我打电话,在今天中午s.m公司举办的red    velvet亲友会上,他遇到了一个对我很感兴趣的人。”
  
          “他叫,裴勇锡。”
  
          崔成元眼睛微眯。
  
          “又是他?”
  
          这个检察官,阴魂不散了。
  
          “我已经联系了大检察厅那边,事情已经解决了。”
  
          崔成元没有说话,林烨的关系他不清楚,但大致有些了解。和三星那位一起出席过很多场合,结识到大检察厅的一些人并不值得奇怪。
  
          “不过,这个人三番两次的出现,还是太活跃了,这个麻烦需要解决,否则三天两头的冒出来,很烦人。”林烨搭弓,说道。
  
          “你的意思是……让他闭嘴?”崔成元皱眉问道。
  
          “他是裴姐的堂兄,这种方式不适合他。所以,你去帮一帮他,让他专注于朴家的调查。”
  
          “帮一帮是指……?”
  
          嗖!
  
          弓箭飞射而出,正中靶心!
  
          “消息。”
  
          ……
  
          “消息?”裴勇锡低头看着手里的刚刚崔成元递给他的这枚u盘,狐疑的看向崔成元。
  
          这人会这么好心?
  
          裴勇锡在被警告了之后,就回了家。
  
          但刚到家门口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紧接着就被崔成元派人“请”到了九高茶楼。
  
          没等他开口,崔成元见到他就递过来一个u盘,张嘴就是这里面有他想要的消息。
  
          这让裴勇锡很是惊诧,同时也升起了警惕。
  
          “不得不说,在作死这方面你是很优秀的。”崔成元看死人一样看着裴勇锡,“三番五次的查会长,你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会长?你说的是林烨?”裴勇锡皱眉说道。
  
          崔成元瞥了裴勇锡一眼。
  
          “你的老师见到会长也不敢直呼名字,你的胆量倒是很厉害。”
  
          “所以san    e的案子以及你们崔氏效力的人都是林……会长?”
  
          裴勇锡本来想直呼其名,但在崔成元逐渐变得不善的眼神逼迫下还是改口了。
  
          “有些事情,说出来就变味了。”崔成元提醒道。
  
          “为什么告诉我这些?”裴勇锡皱眉问道。
  
          按理说,崔成元没必要告诉他这种事情的。
  
          这不太能说得过去。
  
          “知道为什么查了会长两次,却还是一点事情没有吗?”崔成元问道。
  
          裴勇锡微微摇头,是因为老师的力保?
  
          不太像。
  
          林烨可以直接联系大检察厅的人,甚至裴勇锡一度怀疑,林烨的关系是大检事长。
  
          老师保不住自己,这点他很清楚。
  
          “你妹妹裴珠泫,是会长很重视的女孩。”崔成元提点了一句。
  
          裴勇锡的表情顿时有些僵硬。
  
          他千算万算,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职位没有被撤,居然是因为自己的妹妹?
  
          这算什么?
  
          啃妹吗?
  
          裴勇锡的心里升起荒诞的念头。
  
          “话我就说到这里了,老老实实的查你的朴家,不要搞一些节外生枝的事情。”
  
          “这个u盘里的消息,是什么?”裴勇锡压下心里的不爽,声音压抑的问道。
  
          “朴家的两条运货路线。”
  
          裴勇锡瞳孔一缩,差点儿就坐不住了。
  
          朴家的主营就是走私和贩d,无论是哪一种的运货路线,都是极为重要的线索。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警方和检方查了一年多的运货路线,崔成元出手就是两条。
  
          如果u盘里的运货路线属实,那绝对是一次重大的发现!
  
          裴勇锡坐不住了,他想立刻回到检察厅去派人核实这两条路线的真实性。
  
          “别着急回去。”崔成元看着裴勇锡说道,“你应该知道你们内部有内鬼。”
  
          裴勇锡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
  
          崔成元这是让他用这个去勾引内鬼上钩?
  
          检察厅的检察官不是酒囊饭袋,优秀的检察官并不少,但为什么这么多人查了一整年却还是没有查到朴家的运货路线?
  
          很简单。
  
          有内鬼。
  
          但是这个内鬼藏的太深了,以致于裴勇锡到现在也是只有一些无关紧要的线索,压根没有能够锁定目标的线索。
  
          到现在也是一脸懵,根本不知道该去抓谁。
  
          但崔成元现在给他提了醒,这次的线索是关乎朴家运货路线的,内鬼一旦知道,绝对会想方设法的将这个消息告诉朴家人。
  
          不怕内鬼传消息,就怕内鬼不传消息。
  
          凡是做过的事情,就必然会留下痕迹。
  
          如果内鬼一直保持静默,那么他们很难查到内鬼。
  
          这就像是为什么连环杀人案没有进展的时候会有人希望凶手继续作案。
  
          因为继续作案也就意味着线索的增加。
  
          内鬼保持静默,裴勇锡根本无从下手。但如果内鬼一直活跃,不断的向朴家传递消息,那这也就大大增加了确定内鬼身份的机会。
  
          裴勇锡只是瞬间,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所在,深深地看了崔成元一眼。
  
          “谢谢。”
  
          崔成元摆了摆手。
  
          “别再给会长添麻烦就是对我最大的感谢,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事不过三。”
  
          裴勇锡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我会记住的。”
  
          “嗯。”
  
          裴勇锡将u盘放在口袋里,转身离开了房间。
  
          “需要我们跟着他吗?”崔成元身后的下属出声问道。
  
          “五个人差点儿没有把他一个人“请”过来,你觉得你们跟得上他吗?”崔成元反问道。
  
          下属老脸一红。
  
          五个人在裴勇锡的住处堵他,强行将裴勇锡带过来,但在“请”的过程中被放到了三个人才勉强“请”动。
  
          这对于他们这种道上混的人来说,简直是丢人丢大发了。
  
          “这位检察官是聪明人,他会知道该怎么做的。”